沉迷天迹美色不能自拔的红尘

不要刀,不要刀,不要刀!重要的事说三遍

沧海一宿

红尘多少事,半点不由人

萧洒:晏姐姐,跟我走吧,我带你去外面,去你想去的所有地方。

晏菀:傻小子,我走不了了,这沧海一宿就是我的坟。你走吧,离开这里,做回那个无忧自在的萧洒!

欣禾:晏菀,你决定好了,真的要离开沧海一宿吗?离了这里,生老病死,你便如常人一般。

晏菀:我知道,但是……总有一日,你会明白的,总有一人或事,让你不计得失,不惧生死!为了他,抛却一切!

梦稠:她走了?

欣禾:是!

梦稠:主子怎么说?

欣禾:主子说,沧海一宿只留有缘人,晏菀与这里的缘,早在萧洒来到这里时便断了,留至今时,不过是萧洒与沧海一宿的缘,缘尽了,便该离开了!

梦稠:那少主呢?

欣禾:少主说,沧海一宿,只有横着出去的死人,没有活着出去的灵女!

梦稠:主子知道少主的意思吗?

欣禾:沧海一宿……有主子不知道的事吗?

梦稠:呵!也是……

因为想念大宝贝所以重新看了一遍,才发现看剧的时候,漏掉了这个萌萌哒身高差

夏季

“怎么了?”
“不不不,只是,只是没见过蒋同学,穿白色的衣服!”
“很奇怪?”
“没有,嗯,很帅…”
“你说什么?抱歉,声音有点小我没听清”
“我…我我是说蒋同学这样穿很帅”
“呵呵”
“蒋同学,我我,我不是,不不,我是说…”
“天翎”
“我我…哎?”
“我不是你男朋友么!哪有叫自己男朋友叫同学的!叫我天翎!同样,我叫你雨秀!好不好?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怎么?不愿意?”
“不是,我,我,我只是,觉得很开心!”
“呵呵!开心不是应该笑的么?你哭什么?不过,你开心就好!”
“嗯!呵呵!”
“走吧!我带你去个地方”
“哦哦!好的!”
金乌东起,二人携手并肩,背影镀光!刹那永恒……

夏季

(二)
“你和那丫头在一起了?真的假的?”
“嗯,我从不拿这种事开玩笑!”
“天上是要下红雨,还是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我没看到?你居然恋爱了?全年级公认的低情商男神!卧槽,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!”
“………我谈个恋爱,有那么惊悚么?”
“不不不,何止是惊悚!简直就是末日来临啊!你这个情商低的让人哭的家伙居然谈恋爱了!我都没女朋友啊!”
“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!”
“你……算了,哥不跟你计较!哎哎哎,我说,那姑娘怎么和你说的?你就答应了?快和我说说!”
“………是我告的白!”
“卧槽,我一定没睡醒!不,天哪!我一定在做梦,你告白?哈哈,你告白!哈哈”
“别哈了!难听死了”
“快告诉哥,你怎么会跟她告白的,你怎么想起来跟女生告白的?”
“我………我也不知道,昨天…啧,想说就说了!”
“卧槽,你逗我!不带这样玩哥的!”
“爱信不信!”
他确实,不知道为什么!只是觉得…觉得,什么呢?不知道啊!想说,就说了!是这样,的吧……

夏季

(一)
“那个…你好!”
“哎?哦哦,你好!”
“那个…那个…我…”
“呃………有什么事么?傅同学!”
“不不不,没什么!我,我还有事,先走了!”
“唉?傅同学怎么?”
看着女孩慌忙跑掉的背影,他有些奇怪,有些迷惑!
“哈哈!人家姑娘那是喜欢上你了!想要表白呢!真是木头!不过那姑娘真可怜,喜欢上你这个情商超低的家伙!”
“怎么可能,别胡说!”
“哈哈,看吧看吧!还不承认,我就说嘛!”
心里不以为然,但却起了一丝涟漪!
第二天
“那个…蒋同学,我…昨天,那个……”
“我们交往吧”
“哈?蒋…蒋…蒋蒋同学…我我…”
“怎么?不愿意?那还是……”
“不不不,我愿意我愿意!”
“呵呵!那你现在就是我女朋友了!”
“……嗯!……”
那一天,他和她在了一起!夕阳的余晖下,她面色绯红,而他,一直那么优秀的他,仿佛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光,那样的圣洁!

夏季

看着他渐渐消失在视野,夏日的暖风也觉冰凉。不知何日能再相见,却是无力苦笑,再见又如何?总不过是友人二字!何必执着,又何必痴缠!由他开始,由他结束……